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都坊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10-25 09:54:13  【字号:      】

都坊

  “你二人迅速将白水、葭萌两关占据,我会派人通知魏延将军押送汉中粮草前来,可解燃眉之急,刘璝、邓贤两位将军在蜀中人脉甚广,可迅速派人前往各城游说,说服各城投降,支援一些军粮,有这些,足矣支撑我军抵达成都!”庞统笑道。   血腥的气息此刻才弥漫开来,一群世家子弟面色难看的看着那个出头阻拦的家主就这么横尸街头,身上至少插了七八根箭簇,每一根都是刺穿了要害,鲜血仿佛都要流干了,再扭头看向吕征,那个一脸儒雅的少年此刻面对如此血腥的场面,却没有半点不适,依旧在这里跟庞统等人谈笑风生。   暗褐色的城墙下,堆积如山的累累尸体诉说着这场战争的残酷,刘备深深的叹了口气,扭头看向关羽:“二弟,我们撤兵吧?”   “事急从权,如今既然要用张任,说不得,当用一些手段。”法正微笑道。   “是啊,请先生指一条明路。”众将也将目光看向庞统,此刻众将心中茫然无措,正是最容易动摇的时候,被卓扬这么一说,也下意识的将庞统当成了救星。   “将军,这是何故?”邓贤一脸愕然的看向魏延。

  “原来如此,难怪敢硬撼我弩阵,只是不知那滕盾能支撑多久?”魏延闻言点点头,令旗挥动,继续保持着箭簇的射击,同时开始前移,三排人马不断调动着方位,前排的射手将箭匣射空之后,迅速后退,后排射手紧跟着继续射击,形成连绵不断的箭簇压制,而严颜也开始缩小阵型,向这边开来。   吕布之子吕征姑且不论,不过一个十岁稚童,诸葛亮并没有放在心上,甚至觉得吕布将吕征这么小就放到战场上来,有些可笑。 第九十三章 将军末日   “岳父病了?要不我陪夫人去一趟?”刘璝有些讶然道。   “去一趟夫人家,将夫人接回来。”刘璝冷声道。   伏德不知道,因为只是单线输送,江东那边不会给自己任何回复,也没有要求自己做任何准备,只是伏德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但江东那边,未必会这样认为,或者说并没有想到会有这场瓢泼大雨,硬生生的错过了这个机会。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刘璝那股仇恨,哪怕是王累,虽然怒其不争,甚至自挖双目,却没有想过要杀刘璋,至于邓贤,虽说叛了刘璋,但依旧不希望刘璋死,倒不是对刘璋有多忠诚,只是刘璋如果死在蜀军的手里,那他们这些蜀中名士的名声可就臭了。   上千艘大小不一的船只,在陈到的指挥下,迅速的赶回江夏,然而迎接他们的,却是早已等在江岸之畔的江东军。   “救我?”刘璝皱了皱眉,沉声道。   “出事儿了?”副统领眉头一皱,对于同龄的话没有任何怀疑,因为他很清楚,自家这位统领的嗅觉甚至比许多野兽都敏锐。   听着刘璝的咆哮,刘璋一脸茫然地看向孟达,哪怕现在已经心如死灰,此刻听到刘璝杀气腾腾的跑来要杀自己,面色也是不大好看,自己究竟做什么了?竟然让刘璝这个昔日的心腹将领这么一副不共戴天的样子跑来杀自己。

  “不怪,不怪。”庞统笑着摇了摇头,这等忠义之士,只要允许,没人愿意杀:“那便先看押,不可怠慢,待我们攻破成都之后,再行说服。”   汉中归入吕布治下已经大半年了,虽然还有一些遗留问题没有处理,但大局已定,民心归附,只要送走了张鲁,汉中杨家、申家就算想反也翻不起什么浪花,当初带来的六千精锐,也没必要留在汉中养膘,庞统有种预感,诸葛亮恐怕不会那么轻易放弃蜀中这块地方,那接下来,就是他跟诸葛亮交手的时候了。   “原来如此,难怪敢硬撼我弩阵,只是不知那滕盾能支撑多久?”魏延闻言点点头,令旗挥动,继续保持着箭簇的射击,同时开始前移,三排人马不断调动着方位,前排的射手将箭匣射空之后,迅速后退,后排射手紧跟着继续射击,形成连绵不断的箭簇压制,而严颜也开始缩小阵型,向这边开来。   “进来吧。”吕布看了一眼地上的杯盏,摇了摇头,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向两女招了招手。   “放……”刘璝扭头,看到孟达拦住自己,就要怒喝,却被孟达一把捂住嘴巴,拉着他迅速离开。   八千大军在严颜的率领下气势汹汹的出城,在将近中午的时候于垫江二十里外与魏延碰撞。

  “主公放心,属下这就动身。”荀攸微微一躬身道。   “你……”刘璝死死地瞪着法正,又看了看孟达,就是这两个人设计,让自己背叛刘璋,致使阆中十万蜀军皆降,一直以来,刘璝都觉得自己没错,错的是刘璋,但到最后才发现,自己只是对方手中一枚扳倒刘璋的棋子,可笑自己竟然……   “血腥味儿~”虎卫统领抬头,冷冷的看向前方,沙哑的声音里,带着一股对鲜血的狂热,山道上空无一人,远处已经能够看到的军营也是冷清清一片,看不出有丝毫人烟。   这一次,也许是因为兼顾的战船少了,陈到只会起来倒是颇为顺畅,十几艘小船围在一起,顶着敌人的箭雨,朝着拦在他们退路的江东水军撞了过去。   “统领,无一活口!”一名夜鹰卫上前,躬身说道。   军中众将翘首等待着自己回去给大家一个交代,刘璝心里面就一阵憋得慌,事情已经被证实了,但他不知道该如何回军中给众将士解释,一面是君恩,一面却是袍泽之情,王累的眼珠子就那么挂在王家的大门上,当确认那些事情属实之后,他不知道该如何去为刘璋开脱。




专题推荐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19 by all rights reserved